海归(二)

换个风格继续记录海上的日子,唯美系的看来是行不通。

Photo by Xie Xiaohui

话说911起航那天,还没上船我就被同级同学的官腔发言雷了个半死,没法子,作为报上说的“自己培养的航次首席科学家”自然是要表表态的。还没回过神来,惊闻没配备随船医生的我又一阵眩晕,迷离之间暗想此行凶多吉少,能不能回来见到MM真是个问号啊。忽有一硬物落于身边甲板,定睛一看是冰棍一只,立马就被人捡走了。我再遥望码头,见大师兄大领导们将冰棍纷纷扔向我船以示饯行。为了壮胆+复苏+阿Q自己一下,我立即横刀立马斩获一只吃将起来,心里掂量着咋不扔个医生过来,光靠大厨加血哪够啊。

我正要回舱,看到舱门上夹着一短支玫瑰,真是让这钢铁巨物都彰显出人性光辉的好玫瑰啊。那收起岸梯之时将启航花篮里的玫瑰奋力扔上船的师姐,也真是好师姐。遂,我觉得此航次还有救,赶紧去饭否现场直播一下。

傍晚时分,闲来无事,我上顶甲板凭栏远望。驱逐舰、油轮、货轮、海事巡逻艇、装卸码头统统消失,唯有钻进手机的“Welcome to HK!”以及头顶频繁飞离的飞机提醒俺正在香港地界。离开万山群岛、担杆群岛之后,身下的这片汪洋就将延伸至无限,和即将到来的黑暗狼狈为奸,侵蚀人心。

“Goodbye Land, Hello Ocean!"

(未完)

打赏

《海归(二)》上有9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