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童节答辩

别喜欢迁徙的感觉,哪怕从一个地方奔向一个去过的地方。小的时候,火车窗外的景象就对我产生了无穷的吸引力。记得那年回老家,诸多同辈的老乡都睡下了,就我一人沉迷于窗外漆黑夜色中偶尔闪现的灯光,享受奔徙的刺激。

26号的时候,我坐在火车上,窗外的羊城逐渐远去,惯常的喜悦之后,却忽然觉得一阵悲凉。不是因为离开,也不是因为回去,倒是想到以后就将在中土与南中国间来来回回,很是觉得造化弄人。

子 同学提过这样一个故事,说一条没有刺的鱼,找其他的鱼要刺,那条要一根,这条要一根,结果不久之后就满身都是刺了,我说这条鱼怎么这么无聊啊,就像回校这 几天的我,继续睡到自然醒,游戏到断网般的无聊日子,奢侈中暗藏着点点珍惜,许是以后过不到这么堕落的日子了。想起一个贴子说大学中十大必修之一是去做次 头发,因为以后不见得有能这样做的环境,现在的生活也是这样,不大可能再有了。

到了毕业衫,比上一届的质量和设计都好许多,果真03级处处标竿,路上多了不一样的撞衫感觉。之后也许就是一个又一个的饭局,高中的排长告诉我,他们都吃的找不到理由了,我们这里还没开始,差别迥异啊。幻想下最后一顿,能少点虚伪。

辩,儿童节,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就这么被我们系凑到了一起。我则以超时没讲完的答辩作为本科的结束,有点儿小孩子意外犯错后的无辜,过节嘛,要的就是这种感觉。其实我不是很在乎,四年时间值得付出和记忆的事情有许多,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也有很多,不缺答辩这一坨。

最后一月,不想让电脑占据太多生活时间,全面延长更新周期,包括RSS相关

打赏

《儿童节答辩》上有2条评论

  1. 天哪~,Chris,向来以理性著称的家伙居然让我闻到一股浓浓的忧伤气息,写的倒是蛮好,不过,您抽筋儿啊?

    头发倒是去做过一次,自我感觉良好,不过当时被评论说是头上长了一颗毒蘑菇!

    至于那条鱼,貌似抽筋语言要这样:“丫咋就那么无聊涅!”,不过我倒是觉得那条鱼蛮有意思,有做神经病的潜质。

    [回复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